* * *



  「──姊、不用啦!我真的沒事!」情急之間禇冥樣脫口而出的稱呼是心底最熟悉的喊法。

  禇冥玥吃驚的回頭,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盯著禇冥漾。

  「……漾漾、你剛剛叫我什麼……?」

  禇冥漾害羞地笑笑,但還是清楚的說,「姊姊。

  禇冥玥猛然地一把抱住禇冥漾,深深的、用力的、緊緊的抱著這失而復得的寶貝弟弟。滾燙的淚水一滴又一滴的落下,她緊咬著唇不敢哭出聲,只是緊擁著禇冥漾。

  而禇冥漾深知自家姊姊的激動,只因為他自己也是如此。久違的懷抱、久違的親人、久違的熟悉感,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氛圍在彼此間流動著。

  而早已回來的冰炎則靜靜地站在門外看著這溫馨的場面,他知道這一刻對他們姊弟倆是等了多久才得到的瞬間。他默默地關上門,直接走向提爾的辦公室告知他禇冥樣已經醒了的消息。

  他故意多留幾分鐘給裡面的姊弟倆,他想他們一定有許多話想說,雖然明白在這幾分鐘內不可能說完,但還要得先讓醫生來看看禇冥漾的狀況,如果沒什麼問題就可以馬上出院讓他們姊弟倆好好的說得夠了。

  姊弟倆就這樣靜靜的擁抱著彼此,這個擁抱包含了很多心意。有著幸福、感動和許許多多說不清的情緒在心頭。

  幾分鐘後,冰炎終於將禇冥漾的主治醫生提爾帶來病房。他輕敲門,等到應達聲後便開門進去。

  「冰炎……你來啦?」只見禇冥漾依舊躺在床上,卻揚起嘴角心情愉悅的看著他道。

  冰炎快步上前,擔憂地詢問,「禇,你總算醒了!現在身體還好嗎?有沒有甚麼不舒服的?」他摸摸禇冥漾的臉,又拍拍他的身體。

  「我沒事,讓你嚇一跳了吧?對不起。」看著冰炎的深情流露讓禇冥漾的心滿滿的,宛如一股熱流在體內四處流動著,令他的精神非常的好,完全不像是才剛醒過來的病人。

  「是嗎?」冰炎認真盯著眼前的人兒,想看看他到底有沒有說謊。

  沒辦法,誰讓禇冥漾的前科太多,每次有病有痛都自己忍著不說,非得要暈倒支撐不住了才讓大家得知原來他早已身體不適。每次看到這樣的他,都讓冰炎氣得半死──當然在亞侍樓的好友千冬歲、阿利等人也是如此,超想把禇冥樣吊起來打一頓,看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這樣忍著不說!

  「真的。」禇冥樣笑得堅定。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小夥子就別在那裏含情脈脈了,該讓位一下讓我檢查了吧?放心,很快就好了,不會打擾你們太久的時間的……」

  第一次聽到的聲音,讓禇冥樣不得不把視線轉移到說話的那人身上。身穿醫生袍,髮型活像非洲來的土著人種的──黑毛獅頭。這一看令禇冥樣嚇了一跳,看到完全在以往看見的人種以外的不明人種。

  「可愛的小朋友你好啊、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提爾。」提爾笑得一臉燦爛的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你、你好……」尚未回神的禇冥漾直覺反應道。手不自覺得緊抓著身旁的衣角。

  注意到這點的冰炎低下頭溫柔地道,「禇,別怕,他不會咬人的。」

  ……要是敢怎樣的話我就讓你死的很難看!

  
冰炎的眼神裡透露著威脅,瞪著前科累累的好友。

  「呵呵呵,小朋友別害怕,安心的讓我檢查吧。」說著提爾就向前拿著聽診氣開始問診。

  一會兒過後,提爾終於檢查完畢。冰炎與禇冥玥站在一旁緊張的看著提爾,想知道他們手心的寶貝有沒有甚麼後遺症,只有身為當事人的褚冥漾老神在在。

  「好了!」提爾看著眼前這三人,笑著說,「小可愛的身體沒事啦!你們就別太擔心了,之前跟你們說過的他昏睡這些天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自動啟動的機制。睡醒了就沒事啦!」邊說他邊拿著筆在紙上刷刷刷的快速寫著一些令人看不懂的醫療用詞。

  頓了頓,他抬頭又道。

  「除了……」

  「除了什麼?」冰炎和禇冥玥齊聲問道。

  「他又受到比這次更大的刺激……簡而言之就是近期內要讓他安心平穩的度過這幾個月,然後記得好好的餵飽他。他應該長期處於在飢餓的狀態下成長吧?」提爾看著手上的基本資料又望像躺在床上的人兒搖搖頭如此道。

  聽到這裡,原本不是很在乎結果的禇冥漾心虛地傻笑看著冰炎、禇冥玥還有提爾。

  「他太瘦了,長期營養不足,要多多注意飲食,不然也有可能因為營養不良而昏倒,另外他還有貧血的狀況,身體有點弱,不過只要營養均衡在多運動的話情況就可以改善。」

  不知道寫些甚麼的提爾,整整寫滿兩頁英文字才放下筆,然後交給身邊的護士,又說了些專業醫療用語跟護士交待下去。

  「嗯、大概就是這樣。其他的就沒甚麼太大的問題了。」

  「那我可以出院了嗎?!」聽到這兒禇冥漾終於發話了。

  「唔、基本上……」原本想說已經可以出院的提爾不經意看到眼前兩位大魔王的眼神後隨即改變想法。

  「咳、為了避免還有沒檢查到的狀況,再多住個幾天做個詳細的檢驗吧!」

  「蛤?不是說沒事嗎?我才不管,我要出院!」聽到不能出院禇冥樣心都涼了,他很擔心亞侍樓那裡怎麼交代,還有千冬歲、阿利他們可是會擔心的啊……

  「你去問問你身旁的兩位典獄長吧……」也很無奈的提爾把問題丟回給那兩人。

  「漾漾、乖,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那裡我都幫你打點好了,你就不用擔心了,好好的養病檢查吧。」

  回想到前兩天跟然去亞侍樓的情境她就掩不住笑容地勾起嘴角。

  想到千冬歲不簡單的直覺跟詢問,還有對自家弟弟的關心她就很開心,還有那位令人驚豔的花魁阿利也是……雖然最後是因為他們相信然不會對好友不利才罷休,不過她想漾漾回到亞侍樓的話應該還是會逼問然後說出真相吧,呵呵。

  「……是嗎?」雖然很想問姊姊到底是怎麼跟樓主交涉的,但他總覺得還是別問對自己心臟比較好。

  「對了,然呢?怎麼都沒看到他?」左看看又看看,等了又等仍能沒看到那個人,憋了好久的他終於問了。

  「然他去美國了。」禇冥玥揚起嘴角回道,顯然心情非常的好。

  「如果你要找他的話我可以馬上打給他喔。」雖然他現在應該是在補眠中,不過為了可愛的弟弟稍稍犧牲一下沒關係吧?說不定聽到漾漾醒來可能比睡了八小時還要提神有用吧。

  「不用了。」禇冥樣想到他在眼睛睜開之前聽到的內容,知道表哥已經好些天沒睡好了,而現在是他重要的補眠時間,所以想了想還是搖搖頭,想讓表哥好好休息一下。他可以等沒關係的。



  TBC。


* * *


  意外得又得到四天假期,所以應該能完搞了耶~(跳)

  然後好冷喔喔喔Q口Q(手腳冰冷中)
  大家今明兩天衝CWT的時候記得做好保暖喔!


                      行予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