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メモ】
★本站含有BL、同人、日常、日韓劇相關等,如不適者請馬上離開本站!
★如可接受者,在請往下。更多本站導讀此來此詳看:晃板須知&文章導讀。

【20160614-近況更新】
工作忙碌中,旅遊魂一直在燃燒中(๑✧∀✧๑)
近期購書慾望停不下來,歡迎推薦好書好文給我看♥



  爆字了……(淚奔)



* * *




  褚冥漾準備完畢後,就前往千冬歲的房間。

  早已在房裡等待著褚冥漾的千冬歲聽到「叩叩」兩聲後,知道是好友來了,隨即道:「請進。」

  褚冥漾低著頭拉開房門,不發出腳步聲的緩緩走了進去。

  只見裡頭坐著三人,一位是坐主位的好友--千冬歲,另外一個坐在他身旁的就是千冬歲目前最大的金主。長得年輕帥氣,脾氣好,身世佳,花錢又很闊氣。是在花街裡最受歡迎的恩客類型。

  而坐在那位金主對面的就是--冰炎。

  褚冥漾一看到冰炎後,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驚訝極了。他想不到冰炎真的來了,真的來捧他的場了!內心一陣狂喜,呆愣的站在門口不能動彈。

  千冬歲看到好友的樣子,有點疑惑但他知道目前不是發問的好時刻,於是他開口說:「漾漾,快坐下呀!站在那裡幹麻呢?」

  這時才回過神來的褚冥漾連忙回道:「啊!是、好。」

  至於從一開始就在觀察褚冥漾的冰炎看到褚冥漾的行為舉動與表情後,他內心感到一陣愉悅,他知道自己對褚冥漾產生極大的影響,看他那一副震驚的表情後,就知道他沒想過自己真的會來吧。

  其實那天過後,他回家又仔細的想了一遍,知道褚冥漾已經在他心中佔了極大的位子。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狀況,這令他覺得很有意思,也很想再見到褚冥漾。

  過了幾天,他發現自己只要一空下來,腦海裡轉的跑的都是那天晚上的情況。

  褚冥漾的驚訝表情、褚冥漾的臉紅、褚冥漾緊張的模樣、褚冥漾的心跳聲、褚冥漾的……

  全部全部都是褚冥漾。腦海裡都是褚冥漾的身影。

  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情緒,那就是--想念。

  這也讓他在工作上有點煩燥,他雖然喜歡這種情緒,但是一旦這種情緒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效率的話--他就不太能接受了。

  因此那幾天,公司的氣氛有些沉重。只因為他的脾氣越來越差了,所有能罵的、能挑剔的人事物幾乎都被他給罵過一遍。

  導致在他手下工作的經理、秘書等成員都嚇得半死,絲毫不敢打馬虎眼--雖然平常也是啦,但這幾天特別的勤奮向上。

  而身為冰炎好友兼最佳助手的特助夏碎,免不了要為這些明明沒錯但是無辜脫連被轟的經理們救個火。夏碎的話基本上冰炎還是聽得進去的,因此這幾天夏碎在大夥兒的心中已經成為神了,簡直是當神來崇拜了啊。

  冰炎知道他自己是在亂發脾氣,無辜牽連其他人來承受他內心的焦慮與各種說不清楚的情緒。

  在他胡亂發洩情緒的第三天夏碎終於問了,「冰炎,你是怎麼了?工作上的是我從沒看過你亂發脾氣的轟所有人,你是有心事嗎還是怎樣?」

  「……不,沒事。」

  「沒事?我聽你在說,我就看到你有好幾次在會議上發呆,還有脾氣更加暴躁了,也不曉得你在氣什麼,而且這幾天下班後都不出去應酬了,有些還是挺重要的生意呢!而你都不親自出場只叫我去,導致那些老頭子都看不起我這個特助,說什麼『你們公司只派你這特助出來而已會不會太沒誠意了?這買賣可是直上百億的呢,你能做主嗎?叫你們總裁出來說!不然老子寧願找別公司簽合約也不給你們簽!』,你聽聽看,這種話!你都把這些爛攤子交給我你這樣對嗎?你這對待跟你認識十幾年的好友跟得力助手對嗎?!」

  冰炎難得看到夏碎如此激動的模樣,知道這幾天也給他添了不少麻煩。可是,他還是不太想跟以往一樣出門應酬,到想去亞侍樓找褚冥漾……

  「喂!我說你,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什麼啊?」夏碎看冰炎好像又神遊去了,抓著他的肩膀搖道。

  冰炎回神,皺眉的說,「有啦,不過你身為我的部下特助不就是為了解決幫助我的嗎?這點工作而已,你就不用抱怨了。」

  夏碎聽到冰炎的話後又更氣了,大吼:「你說什麼?!什麼叫做『這點』工作?你確定你還是冰炎嗎你?快給我回神過來工作!不要在發呆了你!還有待會兒還有個重要的合約要簽,你跟人家約十二點的時間在XX餐廳,這回你可不要又給我恍神或偷跑了你!」

  「嘖,好啦,我知道了。」冰炎聽到等會有個合約簽也就算了,他想到那份合約的負責人是個花痴女就讓他從內心感到厭惡。可是這份合約又攸關本年度的營業額,不得不親自出馬。

  「那好,等時間到的時候我再來通知你。然後,現在你的工作就是--」夏碎放下一大疊的報表、合約等,準備給冰炎看過後簽名或退件。

  「這些、全部!今天下班前給我弄好,給我認真看!不要像昨天那樣根本沒看就胡亂的簽了!記住不要亂簽!還好我有看到,不然公司就損失慘重了!真是……你要是嫌公司賺太多想賠些沒關係,只要通知我一聲,我馬上幫你處理,看到什麼不對勁的合約我一定閉嘴不會多嘴的通知你的,這樣好嗎?」夏碎笑的異常燦爛的提醒道。

  冰炎一想到昨天自己所幹的蠢事,就很想一頭撞死。還好這次夏碎有看到,不然真的會死的很慘。於是他連忙道:「……知道了,別這樣。我這次一定會好好的看,你放心。」

  「是嗎?那就好。」夏碎聽到冰炎的話後,挑眉的說。

  接著,他看到冰炎好像恢復以往的神情了,於是拿出筆記開始報告他今天的行程跟公司的事情。

  說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行程與事務討論後,終於結束了。於是夏碎道,「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就先告退了。」

  「嗯,你下去吧。」冰炎頭也不抬的拿起剛剛夏碎放下的一疊報表開始認真的看。

  時間過得很快,十一點二十四分夏碎來敲門了。

  叩叩--

  「請進。」冰炎還在看報表的說。

  「BOSS,時間已經差不多了。請您準備一下等等要去簽合約了。」

  「知道了。」冰炎剛好看完一份資料,簽完名字表示沒問題後,他放下筆,抬起頭道:「這些我看過了,完全沒問題了,交代下面的好好做。然後這些是有問題的,叫他們給我重做!」

  「是。」夏碎拿起冰炎看完的資料後說,準備等會就交給負責的人。

  「好,那走吧。」冰炎起身,拿起掛在椅子上的西裝外套穿上。

  在前往餐廳的路上,夏碎不厭其煩的提醒冰炎要和顏悅色,不能亂發脾氣、不能冷眼瞪人--以免把人家嚇跑或合約簽不成就糟了。

  冰炎聽沒幾分鐘就不爽的道:「嘖,你不要像老媽子一樣碎碎念好嗎?」

  「我如果不這麼說的話,要是等等合約簽不成看你怎麼辦!還說我像老媽子?」

  「要是那花痴女是看我的表情或他不知道我處事的態度來決定合約是否要簽的話,這女的也挺沒用的。給他那麼優渥的條件了,只是為了意氣用事或其他手段來搞定這份合約的話,這合約不簽也罷。」冰炎一整個任性的說。

  「你……!」夏碎聽到上司的任性話語後,非常無奈。可他也知道不能強迫冰炎,他只期待這合約能順利的簽成就好了……不然回去他又要把胃藥照三餐來吃了。

  真不知道他跟到這個上司是好還是壞,好的是冰炎對待下屬非常好,年終獎金或績效獎金都毫不吝嗇的發放;壞處就是要承受極大的工作壓力,還有上司的暴躁脾氣。

  要知道他可是經常被一些經理們哀求說去安撫一下冰炎的情緒耶。真不知道他是特助還是保母還是什麼,冰炎的脾氣不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實,這些人每次都還是在怕冰炎生氣或退他們的文件。

  害他很想直接回嗆他們說,「你們自己處理吧,會被退就是你們自己的問題,報告做的不好或是哪裡有錯誤沒有改,不要給次都來找我當你們的救火大隊長好嘛!?」要知道他也是有脾氣的,只是他平常都笑臉迎人讓別人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而已。

  想是這麼想啦,但從沒做過就是了。他還想保持他在公司的完美形象呢,只是私底下那些白目怕死的經理們也被他偷偷整了好幾次就是了。呵呵。

  「算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就看你等等怎麼看林副總談。」夏碎有點頭疼的道。

  「總裁,到了。」談話間,不知不覺的已經到達約定的餐廳門口,於是司機開口道。

  「嗯。」冰炎應了一聲後,就把剛剛拿在手上的紙放進公事包裡。

  這時的夏碎當然就先下車的幫冰炎開門。等冰炎下車後,夏碎就跟司機說:「你就先待命吧。等結束後我在打給你。」

  「好的,夏碎特助。」司機回道,等看夏碎跟冰炎都走進餐廳後,他就把車開走,到附近的商店吃吃午餐打發時間。


* * *


  「喂!我說你剛剛態度也好一點,雖然那女人真的挺花痴的,但也不必這樣吧?還好合約有簽成。」夏碎一走出餐廳就對著冰炎碎碎念。

  「嘖,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那女人在你剛剛去上廁所的時竟然提出性暗示欸,真不曉得她當上副總是靠實力還是靠肉體而來的了。而且那八婆還差點趴到我身上!我沒有當場給她難看就不錯了!」冰炎不爽的回應。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這樣。」夏碎一臉原來如此的說。

  到底剛剛是發生什麼事了呢?就是那林副總假借要詳看合約內容的名義,偷摸了幾把冰炎的手,還偷吃了幾手的豆腐。只差整個人沒有貼在冰炎身上了--

  冰炎忍耐到雙方而約都簽訂之後,想當然耳就馬上爆啦,所以他直接拿起在一旁的水潑向那女人臉上。潑完之後冰炎還露出高興的微笑看著那女人。

  「你--!」林副總不敢相信她竟然被潑水了?!

  「很高興這次與林副總您的合作,相信我們會合作愉快的。那我就先行離開了。」冰炎根本不看林副總那花掉的妝容,也不想理會那女人的怒氣,自顧自的說完之後,便叫上剛回來的夏碎走人了。

  「林副總,那我們先離開了,祝您用餐愉快。」夏碎雖然有點錯愕,但是隨即反應過來如是道。最後還祝人家用餐愉快這種言不由衷的話。

  被留在原地的林副總氣得想破口大罵,但她首先要做的事就是離開現場!要知道這間高級餐廳可是有很多高階主管來這談生意的啊,要是被那些人給看到她這麼落魄的模樣後,她以後還要不要出來混啊?

  於是她只好先吞下這口氣,迅速的離開餐廳,打電話叫自家司機馬上過來載她回家!




  TBC。



* * *



  總覺得寫到現在冰炎比漾樣陷得還要深,他滿腦子都是漾漾XD(一見鍾情就發生在他身上啦→之後就再見傾心的忘不了漾漾了RY)
  不知道為甚麼這篇似乎比較多冰炎的內心描述?感覺很少這樣大篇幅的寫冰炎內心戲(要知道我對冰炎的OS可是很不上手的啊--)


  之後會怎樣發展呢……好想寫到那兩人的出場喔(打滾)
  不管怎樣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囉!  


  P.S. 8/4是我生日耶!>/////<(意義何在?)


 *感謝鍵閱、票數、加櫃wwwww
 *如有不合理之處或錯字歡迎提出:)



                    努力打花樓中的,行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傻兒
  • 欸欸~作者生日跟我同月同日欸(*´ω`*)
    好巧喔(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