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忘記前面的內容就回去複習一下吧ˇ(被打)



* * *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褚冥漾依舊過著被排擠與沒什麼客人上門的窘境中。這段時間內,他時時想到那天冰炎離開前所說的話:「……等我。」

  每每想到那天晚上他擁抱的溫度與眼中處處可見的柔情蜜意,都讓他的心感覺到滿滿的,也讓他有著繼續努力工作的動力。並默默的等待著他那天給的承諾。

  這天下午,剛好是一個月一次的寫寄信的日子。通稱為--「邀請函之日」。

  為什麼會叫這個名字呢?那是因為每個月月底青樓都會舉辦一場大型宴會,讓恩客們大方闊氣的灑錢在他們的色子、花魁身上,灑的錢越多,代表那位色子、花魁越有面子、越有地位,而也會在這時候排出本月的花魁是哪位。

  而在這天如果灑的錢越多的話,很有可能最後結果會跌破大夥兒的眼鏡,大翻盤成為本月的花魁,縱使前面的業績沒有很好的色子也是一樣。因此,想成為本月花魁的人皆在本日使出渾身解數的讓恩客們心甘情願的掏出更多的錢灑在此宴會上。

  而這天不管是誰,甚至是花魁也是一樣要寫邀請函請自己中意的恩客來參加此極度奢華的宴會,有些客人收到邀請函,即使那天沒空參加的人也會丟出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錢在宴客上,以表他對該色子、花魁的重視和疼愛。

  通常那天每位色子都只會接待一位客人而已,並不會讓所有的客人都參加,因為沒有辦法容量如此龐大的人潮湧入亞侍樓,而色子們也無法一夜服侍超越五位以上的客人。因此他們會有人數的限制。

  他們往往會在宴會前兩個禮拜就會陸陸續續的親自寫邀請函到他們想邀請的客人,要是該客人表示當天無法到場,就會盡快地在寫一封邀請函到其他恩客的手上,總之在宴會前三天就一定會決定當天要來的客人是誰。要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客人的色子,就會無比的丟臉,更是讓其他色子嘲諷的對象。

  但這種情況就連沒什麼客戶的褚冥漾來說也沒有碰到的。只因為他有一個讓他很喜歡的恩客每每在這時候都會排除萬難的參加本次宴會,雖然灑的錢無法讓他衝上排行榜,但他還是很感謝這位客人對他如此的好與特別。縱使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選上他,但他還是很感激這位客戶……

  因此這次的宴會他還是想寫邀請函給他,花了近一小時的時間寫完後,最後在信封收件人寫上--「白陵然 少爺收」。他又看了看信件內容後,確定沒什麼問題後,笑了笑,慎重的把信放入信封,交給了統一拿去寄件的人員。

  坐在一旁的阿利早就寫好了,也開始跟其他色子跟禿閒聊了起來,他不經意看到褚冥漾的收件人名稱,低頭在褚冥漾耳畔旁道:「漾漾,你怎麼不主動寫信給『那位』少爺,請他來登樓參加呢?」

  褚冥漾一聽就知道阿利說的那個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冰炎,於是馬上就紅了臉頰,回道:「不、不好吧……這樣不會太打擾到他了嗎?」

  「可是他不是說他會來找你嗎?都過了一個多禮拜了,怎麼連個人影都還沒看到呢?是不是他--」阿利故意沒有說出後面的那段話,他知道褚冥漾知道他想說什麼。

  「……嗯,就算他是騙我的也好,沒關係的。」聽到阿利的未竟之語後,褚冥漾露出落寞的神情與苦笑應道。「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

  糟糕!他可不是故意要讓褚冥漾露出這種神情才這麼說的啊!想不到漾漾已經放了這麼多感情下去了……已經陷得如此的深了嗎?嘖,真棘手……

  「漾漾,抱歉,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我只是想說--」還沒說完,褚冥漾就打斷阿利的話。

  「阿利,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好意,所以……不用多說。」褚冥漾著看著難得慌張的阿利,竟然感到有些好笑?

  「……嗯。」

  這時千冬歲把寫好的信拿去給寄信人剛好回來,就感到有些沉重的氣氛,不禁疑惑道:「漾漾、阿利,你們在說什麼?」

  「不,沒什麼。」褚冥漾馬上回道。

  「是嗎?那就好,此外,漾漾聽說今天你有預約喔!剛剛在走廊上聽那隻五色雞頭--西瑞說的,還是新客戶的樣子呢。真是恭喜你了!」千冬歲馬上丟出他剛剛得知的最新情報消息。

  「咦?!」褚冥漾瞪大著眼不敢相信。

  畢竟他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新客戶跟預約了,所以才讓他這麼的吃驚。

  西瑞就是亞侍樓的保鏢,負責亞侍樓的秩序與保護所有色子們,也擔著不讓色子們逃跑的重責大任,雖然他讓人看起來很有趣的樣子──主要是因為那頭七彩繽紛的頭髮。可一出口就令人知道他不是好惹的,而他的身手的確很好,跟他打過一次後,便讓那些小混混不敢隨意接近。更何況他隨時找人幹架的習性都沒有改,更讓大夥兒離他遠遠的。

  而千冬歲跟西瑞更是看彼此不順眼,每次見面都要吵上一次,要不是上頭交代不能對色子們出手的話,褚冥漾猜想,西瑞早就打爆千冬歲了吧……也不曉得為什麼,他們初次見面對彼此的印象就極差無比,問他們原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讓褚冥漾非常的頭痛。因為他常常在兩人間當和事佬,要是沒有人出來阻止的話,他們會一直吵下去,吵到上頭的人知道派人來,這樣事情可就大條了。

  褚冥漾可不想看到好友被上頭的人給修理,所以經常在事情鬧大之前就會阻止兩人的吵架。以免真的被拖到地下室「處理」。

  「好了,反正也時間差不多了。漾漾你就快去準備吧!」阿利也為褚冥漾感到高興,內心希望是剛剛提到的那個人的預約來訪。

  「喔!好。」褚冥漾呆愣的應道。

  「啊!對了,漾漾,今天你跟我一起喔!聽說是我客人介紹的,所以等會你準備好後來我這吧。」千冬歲提醒道。

  順帶一提,通常要來亞侍樓前都要有個推薦人才能進入,而第一次登樓時,那位推薦人也會找他專屬的色子一起喝酒聊天。通常是推薦人與他的色子聊天,而被引見進來的新顧客第一次登樓時則不能跟他點的色子聊天。

  也就是說形成四人組的模式,但是過程中卻只有兩人對談的聲音。到了夜深時刻,推薦人就跟他的色子到房間享樂去了。而新來的顧客就意思意思繼續待一會兒,幾分鐘後就離去。等到第二次登樓後,他們才能有對談的機會。最後第三次他們就有個模式一起躺在床上五分鐘,但是不能對色子動手動腳,色子一有抗議馬上就會被趕走,並列為拒絕往來戶。

  這三次登樓都要付一大筆為數不小的錢後,第四次登樓才算正式的成為熟客,這時才能對色子做愛做的事情……

  也就是說,要成為熟客前,就要砸下一大筆錢在青樓身上,要是只來第二次不來第三次,錢也不會退還給顧客,錢收了就是收了,要亞侍樓吐出來是不可能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遊戲規則,不能接受的就別來,去找別間花樓吧。

  這時,就有一個問題出來了,那就是--要怎麼選擇自己想要點的色子呢?

  這時候在他們來亞侍樓之前,就會看到亞侍樓每年都會拍的沙龍照,亞侍樓在每年的年初會為所有色子、花魁拍攝一組沙龍照,然後藉此販售,也藉此打響知名度與賺錢。通常該年的花魁的照片是賣得最好的。

  想來亞侍樓的客人們就會看到亞侍樓販賣的照片,然後在自己去找推薦人進去。現在亞侍樓很多人都是以這種方式成為固定客戶的。




  TBC。



* * *


  不知道為甚麼花樓這篇總是更很慢,距離上次更新已經兩個月了,跟上次一樣(汗)
  所以大家忘記這篇的存在或上章內容是可以理解的~希望忘記的可以回去複習一下ww

  這幾個月對於長篇總是力不從心,想寫些短篇來改變一下心境,當然在其中我也是有默默的在寫長篇的,只是進度真的慢到不行……OTL||||||
  最近會努力寫花樓的,希望能順利Q口Q!太久沒寫的結果就是感覺全跑光了,要抓回來還要一點時間>”<


  又出現兩個新人物了!然這個角色之前有埋伏筆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看出來呢?(笑)之後他比重應該會加深喔~XDˇ
  至於西瑞只是個跑龍套的角色,亞侍樓的保鑣就讓他來當會很有趣(雖然上頭的人應該會很頭痛,因為他都跑去跟人家打架沒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XDDD)




  感謝鍵閱、票數、加櫃wwww
  如有錯字或不合理之處歡迎指出:)



                    行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