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們是騙我的對吧?沒錯吧!」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真 相」打擊到的禇冥漾,不敢相信這事實。腦袋一片混亂,一直以來的認為的「事實」就這樣無情地被打碎。他寧願相信他早已沒有了家人,是個孤兒,也好過這「真 相」的無情。

  「這是真的!漾漾、你冷靜一點好嗎!」白陵然著急地喊。

  「那你呢?難道是禇的哥哥?」冰炎緊緊摟著快要暈倒崩潰的禇冥漾,盯著白陵然發問。

  「是的,我是漾漾的表哥。漾漾跟小玥的母親是我的親阿姨。」

  「表哥……?」

  想不到真相竟然是如此!原本他還很疑惑為什麼然這個黃金單身漢又有美麗未婚妻的他會在他拍賣初夜的那晚沒有預警的忽然現身,而後又甚麼都不做,只是好脾氣的寵著他,最親暱的動作也只是親吻他的臉頰或額頭,再進一步的就沒了。

  他曾經問過為什麼,然只是溫柔地笑了笑就把話題給帶了過去,從未正面的回答他這個疑問,久了他也就不再發問,只是單純地享受著然的疼寵……

  原來……原來啊……是他的表哥啊……

  「漾漾……對不起,瞞了你這麼久。只是,我原本是想說將你贖身之後在把事實跟小玥一起說出來,誰知道你不接受我的建議,無奈之下只好一直拖……」白陵然繼續解釋道。

  「之後,我又發現你跟冰炎的關係不尋常,小玥暗中調查後告訴我們她的計畫,將你跟冰炎湊成一對,我們相信冰炎一定會將你贖身過著幸福的日子,那個時候就是『真相大白』的時候了。只是,我們等了又等,冰炎遲遲沒有按照我們的計畫走下一步,我們心急了,只好拿著事業上的合作接近冰炎,而小玥在我們合約簽成的那一天拋下一句讓冰炎起疑的話,這才讓冰炎動了起來……」

  冰炎這時才知道他早已成了他們的甕中之鱉。被設計了而渾然不知,他們是故意拋了一個謎題給他,讓他自己玩自己找答案,誰知答案找不著卻找到了更多的謎題。

  「你們……就這麼相信我會愛上禇?」冰炎瞇起眼有些不滿地詢問。

  「當然,漾漾人見人愛,誰不愛他呀?看不到他的好都是蠢貨,只有真正聰明的人才知道漾漾的好!」禇冥玥明顯的護短,驕傲的說著寶貝弟弟。

  「……」聽到如此理直氣壯的話還真讓冰炎不知該說甚麼反駁。只因為他本身也很認同禇冥玥說的話。

  「然你是我的表哥,玥姊是我的親姊姊……?」還在混亂當中的禇冥漾如此低語著。他無法相信也不想相信這個真相!

  早在當初被母親拋棄背樓主帶回亞侍樓之際,他早就遺忘有關於所謂「家人」的記憶了。畢竟小時後被拋棄的記憶太深刻,讓他覺得自己是沒人要的孩子,所以也不敢要求找到家人,只是這樣平凡的生活下去。

  誰知道,竟然在十年後又聽到「家人」這名詞出現,這讓他多年前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

  當初甫被檢回亞侍樓時,幾乎天天都夢到他親愛的姊姊,想要求救著,一聲聲的哭喊著,次次在惡夢中驚醒,不知不覺早已淚流滿面,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兩個月、半年……讓他知道要等著胞姊、父親來找到他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一年他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原本的期望到最後的絕望,他一一感受到了,也在絕望的那段日子裡下定決心忘記所有有關「家人」的一切。不管是疼他疼在手心裡的胞姊亦是如此。

  唯有遺忘才不會痛、才不會有期盼,才能讓自己死心,不再去期盼那不可能的事情。才能令自己生活才有改變,繼續生存在這亞侍樓裡頭。

  於是,漸漸地他忘記他有一個疼他的親姊姊,忘記他還有一個唯有寒暑假才答應他會飛回台灣來找他玩的表哥……

  「禇……?」冰炎察覺懷裡的人兒似乎有些不對勁,擔心地低頭詢問。

  「為什麼在我忘記你們十年之後,又突然出現呢……?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啊……」禇冥漾低著頭細聲提問,聲音小得連在他身後的冰炎都聽不清楚,只看到禇冥漾的嘴似乎有動了幾下。

  在一旁的禇冥玥、白陵然、辛西亞和夏碎只見禇冥漾臉色蒼白,眼神渙散,眼淚一滴接著一滴落下,一副受到極大衝擊快要昏倒的模樣,都很擔心,擔心他是否下一秒就會昏倒。

  果不其然,禇冥漾在下一秒就昏倒了。

  「漾漾──!」眾人擔憂的大喊。

  「禇!」冰炎連忙抱起昏倒的禇冥漾。他摸了摸禇冥漾的額頭,似乎有些發燒?

  「夏碎,備車!」冰炎馬上下達命令,想把人直接送到醫院檢查。

  「是!」回答完畢夏碎就快速跑走到停車場開車去。


  *


  三十分鐘後,醫院裡。

  「提爾,他還好嗎?」冰炎擔憂地問道。

  「唔、他是長期營養不良,小時候可能又因為在濕冷的天氣裡待太久而沒有及時醫治導致落下病根……」穿著一身醫師袍可髮型卻讓人覺得是非洲來的黑人,被稱為提爾的人在仔細檢查過後這麼說。

  「此外……他是不是受到什麼巨大衝擊?」他在紙上迅速地書寫著一堆看不懂的醫療用英文,想了想又拋下這問題。

  「……對。」

  「難怪。不過人沒事啦,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出院了。只是不要再讓他受到衝擊了,現在要讓他平靜,不可以有過大的情緒起伏。不然還是會再昏倒的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那好……話說殿下你從哪找來這麼可愛的孩子啊?」辦完正事之後就開始顯露本性的提爾痞痞地詢問。

  「……不甘你的事!把你的事做好就好!」冰炎狠瞪,口氣非常的不好。識相的人都知道不該再繼續糾纏,無奈就是有人欠罵的不怕死的繼續問下去。

  「說嘛、說嘛、說嘛!我認識你這麼久都還沒看過你這麼驚慌的表情呢!可見這小可愛對你來說一定很重要的對吧?」

  「閉嘴!」

  「說啦、說啦、說啦!」某人顯然鬼上身的一直重複一樣的話一直問。

  只可惜冰炎的耐心早就沒了,於是……

  「啊──!」碰!

  伴隨著一聲慘叫過後的是一個極大的聲響,那聽起來就像是偶爾在電視上看到的被毆打然後飛到牆壁上的聲音。

  清楚知道病房裡頭發生甚麼事情的夏碎只能汗顏地笑著看著那些透露不解眼神的白陵然、禇冥玥跟辛西亞等人。




  TBC。



* * *



  感謝辰(chen)、MAI_莓、himikohuang三人的禮物!
  himikohuang:謝謝,花樓會繼續加油的,努力在今年能完結它!(至少正文要打完)之後也請繼續多多支持~^^


  *感謝加櫃、票數、鑑閱wwww
  *如有錯字或不合理之處歡迎指出:)


                     行予。

 

  因為是不擅長的內容所以打很慢,繼續龜速進行中……
  (到底二十五章能不能把花樓完結啊我……OTL||||||||||)

  希望能多多留言讓我有動力打搞啊。(爬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