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第十章了,邁向二位數了QwQ(一陣感傷)

  心愛的玥姊出現了(心)
  玥姊不管到哪裡都是惡鬼XD(被踹)



* * *



  「您好,Atlantis集團的年輕總裁──冰炎。」留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有著靈動大眼,身材極好的白陵玥淺笑著對初次見面的冰炎打招呼。

  這是一場有錢人的宴會,也可是說是變相的「相親會」。當然,也是有人是認真在談生意的,不過大多數的富家子弟跟千金小姐們都是來尋找他們要的男人跟女子的。

  冰炎是屬於來談生意的,生意對象是近幾年突然迅速竄升的七陵集團。七陵剛成立不到五年就從一無所有到現在富可敵國,可想而知他們的手段是多麼厲害,他們往往可以看到五年、十年後的未來,先行投資,等到時機成熟後,賺進大把的鈔票。

  「您好。」冰炎伸出手跟眼前的女子握手。

  白陵玥。七陵集團副總裁,跟總裁白陵然白手起家一起打拼到現在的能人,他們是一對兄妹,很多人第一次聽到白陵玥會覺得她是個沒甚麼真才實料的好看花瓶,但實際交手過後才知道她才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腳色!

  許多私底下叫不能曝光的事情往往都是白陵玥來執行,也因此她掌握了許多人的秘密,她擅長拿這些文件事情來交易她想要的結果。導致現在業界裡聽到「白陵玥」沒有一個人是不害怕的,她就像吸血鬼似的,把你咬得一身傷不得反抗,又讓她拿到原本沒有的好處。

  每個人都在私底下稱她為──「惡鬼」。

  很多人都擔心與她交手,更多人都說了,「跟她交手還不如跟七陵總裁交手!還比較沒那麼可怕……想不到一個女人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手段,真是個不能小覷的對手!」

  「尤其是她的氣勢……真的、真的太強勢了啊!」某個與她交易過的人說完不知道為什麼的一臉驚恐的哭了。

  至於白陵然,身為七陵集團的總裁當然也是個厲害的人物。

  只是他擅於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善於以微笑跟你談笑風生,孰料一場交易下來也沒拿到甚麼好處反而被狠狠的噱了一頓!

  白陵然與白陵玥最大的不同就是氣質吧。白陵然初次見面只會讓人覺得是個好欺負好相處的男子;而後者則是會覺得很難相處而且又是可怕的對手。

  「我是白陵玥。今日代表七陵來與你交易。」

  雙方幾句寒喧過後便開始你來我往的談生意,一個小時過後,總算談出個令雙方都滿意的合約內容。也相約幾天後正式簽約。這一場下來冰炎跟白陵玥對彼此有著相同的看法──「是個不簡單人物。成為敵人的話會是很難對付的人,最好是能成為朋友而不是對手。」

  「那麼,幾天後再見了。」冰炎站起身,露出難得的微笑道。

  「嗯。到時候見!」白陵玥也起身的回應。頓了頓才道,「褚冥漾……最近還好嗎?記得對他好一點,不准讓他哭!否則,我就讓你永遠找不到他!」

  白陵玥丟下這麼一段話後就先行離開。

  「……!」被留在原地的冰炎一臉震驚的望著褚冥玥的背影直至看不到。

  白陵玥、褚冥漾……這兩個人到底有甚麼關係?那個女人是怎麼知道他的存在的,而且為何如此關心他?還藉此威脅他?褚明明說了他是孤兒,從小就被親生母親給拋棄了,直到現在一直待在亞侍樓從未出來過……

  白陵然又是褚的常客……

  白陵玥則是白陵然的表妹兼夥伴。所以,白陵玥是想靠著這重重關聯來威脅他嗎?想要拿到合約而不擇手段?可是,剛剛聽她的說法似乎並不是如此,那充滿關心的語氣,似乎只要他對褚不好就會被五馬分屍似的。

  所以,到底是……?他皺眉深思。

  總覺得有很多謎正等著他慢慢的揭露。不管如何,他都不會讓褚冥漾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的!

  「冰炎?你怎麼了?怎麼站在這裡發呆?」剛剛離開一陣子跑去交際應酬的夏碎走了過來疑惑地問道。

  到底是在想些什麼想得那麼認真?難道是剛剛與七陵談的合約不順利嗎?不可能吧!還是……?

  「不,沒什麼。」

  夏碎還沒想完,就被冰炎給打斷了。「是嗎?好吧,那我們走吧!」反正,現在問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冰炎的口風可是緊的很,只要他不想說的,任誰都無法從他嘴中套出話來。

  「對了,夏碎,你幫我查查白陵然跟白陵玥,最好是能把他們的身家背景全部都查出來!我不要檯面上的那些資料,知道嗎?」

  等到開車上路,夏碎聽到坐在身旁的好友突然說道。

  「可以是可以。只不過……你要查他們幹什麼?是有什麼問題嗎?」

  「我只是有些想知道的事情,別多問,等到時機到來的時候我會跟你說的。」閉著眼,正稍做休息的冰炎眼睛睜也不睜的回道。

  「是……我知道了。」

  要說夏碎什麼也不知道那是騙人的,依他的聰明才智與他精準的判斷力跟引以為傲的觀察力,冰炎變得怪怪的時機剛好是幾個月前去了趟花街談生意後的事了。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那天過後他就偷偷的去查了某個叫「褚冥漾」的色子,之後還經常翹班的跑去找他。原以為只是一兩次貪鮮而已,也沒甚麼去管他問他,誰知道最後他去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所以他也私下偷偷的調查了那為色子,看看他到底有甚麼迷人之處能讓冰炎如此著迷。

  只是看了看報告之後,卻找不到任何一點能讓冰炎如此迷戀的地方。

  長相平凡、不會說話、床技又不好……

  只是拿來玩玩倒是不錯,他完全不會反抗呢!

  是呀、是呀!只是他的叫床聲真的很糟糕,還以為我們聽不出來嗎?

  不過他的笑容其實還蠻可愛的,可惜不常看到。


  看到這些有去點過褚冥漾的男人們的評語後,便讓夏碎皺起眉頭,心想,「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讓冰炎如此迷戀呢?」

  而今天跟七陵談過合約後,叫他去查查那兩人的身世背景,難道是白陵玥說了些什麼是有關於褚冥漾的事嗎?才使得冰炎呆愣愣的站在門邊,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不管如何,冰炎說了等時機到了就會全盤的告訴他,他就只好慢慢等待了!手頭上的工作都忙不完了,哪來的時間去管上司的戀情跟私生活啊?

  嘖,不想了不想了,今天他要好好休息!一定要睡滿八小時,才不要因為上司丟的問題讓他整夜難眠呢!


  *


  數日後。

  八月六日這天剛好是「Atlantis集團」與「七陵集團」的簽約日。他們找了一間極為注重顧客隱私權的餐廳來簽約,時間約在晚上七點三十分。

  時間一到,便看到白陵然與白陵玥這兩大龍頭的身影,雙方人馬互相客套一番後,便開始邊吃邊喝的談起了正事,不久雙方就簽下合約,正式成為盟友!為了接下來的案子一起努力、一起打拼!

  「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相信我們見面的次數會不少。」七陵總裁──白陵然如此微笑的說。

  「請多多指教,相信我們會合作愉快的!」冰炎也伸出手的跟然握手。

  簽完合約,又寒喧一番後,白陵然與白陵玥說等會還有事就先行離開。留下主場人的冰炎跟夏碎二人。

  「總算簽好了,放下我心中一塊大石頭哪!」咬了一口飯後水果所附贈的水梨,夏碎一臉輕鬆的道。

  「哼,我出馬,什麼合約不到手擒來?你是在擔心個什麼啊你?」反關是身為總裁的冰炎仍然是一臉「拿到合約是應該的」冷哼回應。

  「嗤,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為這合約費了多少心思,跟他們談了好幾次,才好不容易拿到的!他們可是你這輩子至今為只最難對付的人了吧!你別嘴硬了你!」又啃了一塊西瓜的夏碎馬上拆好友的台。

  兩人又唇舌槍戰好一會兒,才停下,宣告中場休息到。

  「對了,上次我叫你幫我查的你查到了嗎?」

  「你是說查七陵那兩個龍頭的事嗎?」夏碎喝了一口茶,頓了頓才道。「查到了,早上剛到我手上。」

  「是嗎?那給我吧。」

  「給你是可以,只是你要交代清楚你要幹嘛?怎麼突然對他們產生興趣來了?」

  上次說等時機到來才會告訴他,不過他想如果他不主動詢問冰炎是不會開口的吧!

  「你很閒是吧?」冰炎睨了一眼好友道。

  「還好還好,剛好比你忙碌一點點而已。」夏碎揚起一抹笑容愉快的回應。

  冰炎看到那笑容就知道這次再不交代清楚的話,他往後的日子可不好過了!於是只能低聲嘆息,緩緩道來……



  TBC。



* * *



  玥姊為什麼是白陵玥而不是褚冥玥的原因是--
  叫褚冥玥的話不就很容易就讓人知道她跟漾漾的關係了嘛!所以就套上表哥然的姓氏了ˇ反正她游走江湖(?)多年來都是用白陵的姓氏,反而沒人知道「褚冥玥」是誰。
  (你搞得那麼複雜不說誰懂啦#)
  


 *感謝鍵閱、票數、加櫃wwwwww
 *如有錯字或不合理之處歡迎指出:)



                    行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