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羞恥度大開(艸)←?



* * *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很大聲。他從未想過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前幾天在門口看到的那人──他很欣賞的人,竟然此時此刻的在他身後,並很親密的摟著他,這讓他感到有些醉……

  噗通、噗通、噗通──

  他似乎聽到自己的心跳如此的跳動著。他臉紅通通的,不想讓身後的冰炎聽到他的心跳聲──像他這種在花樓生活長大的人,對於這種事應該駕輕就熟,不該像初夜似的模樣吧──褚冥漾覺得冰炎會這麼想的。

  可,他所不知道的是……

  冰炎早就把他的底細調查清楚了。也知道褚冥漾其實很青澀,雖然偶有客人會來登樓,但畢竟是少數。不像那些紅牌花魁們那樣,一個晚上接了好幾個客人幾乎不休息的。

  常常一個月內只有一個禮拜──最多兩個禮拜有客人上門,其他時間褚冥漾都是沒有任何收入的。

  褚冥漾並不會想要成為花魁,因為花魁也有花魁的辛苦。

  例如:如果一個晚上要接待四、五位客人時,並不能次次讓自己得到高潮,不然體力很容易就消耗完畢。要是第一個客人做了三次,第二個一樣做了兩三次的話,這樣在接待第三個、第四個客人時,就毫無體力可言,不僅對自己身體不好,也對於那些來花前喝酒尋歡的客人們也很不尊重。甚至有可能這些金主們,從此以後都不來了。

  這對於花樓可是非常嚴重的損失,因為這些金主們經常一個晚上就灑了上百萬的錢在此,要讓這些來尋歡的客人們如此闊氣的灑錢當然也是花魁色子們的技巧了。口才好、口技好這可都是花魁必備的才能啊。

  另外,假使有客人的性技巧真的非常的不好,甚至只有帶來痛覺沒有快感的話──身為色子的你,依舊還是得表現出有快感的模樣,並不能說出:「技巧也太爛了吧!弄得我好痛。」等等這種失禮的話語。在花樓要生存,最重要的就是要奉行著──顧客至上。這個要點,其他的就不成問題。

  而褚冥漾覺得自己技巧差、口才也沒有說很好,他也說不出甜言蜜語,「我會想您的,請下次務必在來唷。」這種對於其他色子像喝茶般簡單就脫口而出的話,褚冥漾根本說不出來。

  只能說褚冥漾這個人很真,沒有辦法說謊,說出違背內心所想的話。縱使他真的很想說,但依舊從來沒有說出口過。這也讓他原本沒有多少的顧客也這樣慢慢的離他而去,顧客是很現實的──他花錢來這裡尋歡作樂,就是要開心、要爽的啊!並不是來這裡花錢買痛苦的。

  要是他花錢來這裡買歡,但是卻看到一個不會說甜言蜜語這些就算知道是假話的交際話的色子,來了一次兩次依舊如此,當然誰都不會想來了對吧?他當然會去找那些很會說甜言蜜語的人去消費了不是嗎?這只是個很簡單的道理霸了。

  所以,褚冥漾安於現在的生活,雖然經常吃不飽飢餓著,也會有其他色子們對他的欺壓行為,但他不會怨天也不由人。他都一一的忍了下來。

  ──至少他在這裡還有千冬歲這個好友的陪伴。

  他很感激千冬歲的到來,這讓他在這競爭激烈的環境裡還保留著一絲絲的喘息空間,要是沒有千冬歲的話,他想他早就活不下去了吧……褚冥漾如此的想。

  也由於千冬歲是位前途看好的色子,經常有富商公子哥兒會在大廳裡舉辦宴會,褚冥漾也因此吃到好吃的食物,千冬歲會不著痕跡的讓他能在這種場合默默的吃飽喝足後再讓他偷偷的離去,不讓人發現。

  要是被人發現的話,褚冥漾可能又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給諷刺奚落了。最傷人的並不是身體上實際的傷害,而是最為可怕的言語傷害。

  身體上的傷害是總有一天會好的,縱使當初傷口多麼的深多麼的痛。而言語上的傷害雖然是無形的,但是往往就像一根針插在心頭上,很難好起來,而會時常提醒著自己那裡還有腐爛的傷口,永遠不會好……


  ***


  冰炎默默的閉著眼感受褚冥漾的體溫。他知道褚冥漾的心跳很快,也很大聲,在這麼如此寧靜的夜晚裡,聽得非常的清楚。

  可他靜靜的聆聽,他知道如果出聲或做些行為舉動的話,懷裡的人兒只會越來越緊張而已。

  不可否認的,冰炎自己內心知道,他對於褚冥漾有些特別的情愫。自從上次第一眼遠遠的見到褚冥漾後,回去派人調查他,到今晚留宿於此,都是非常不正常的舉動──如果夏碎知曉的話,一定會這麼覺得。

  原本不是那麼確定的感覺,經過剛剛的相處與互動後,他很清楚的了解到褚冥漾真的很真,也非常的不適合待在這個行業裡。雖然有千冬歲的相互扶持,但依舊不適合。

  他突然有個衝動的想法──想為褚冥漾贖身。

  但,他還不確定。這種衝動是否是對的,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的感覺,對於褚冥漾。

  從小到大,身邊一直不缺乏女伴。雖說如此,在公開場合他還是很少攜帶女伴出席,經常就帶著秘書──夏碎一同出席。他也不是不知道,在業界上有流傳著一些不太好的流言蜚語。

  像是他跟夏碎可能是一對的啦。這種毫無根據與可信度的流言流傳在業界與那些名媛貴婦口中。而冰炎與夏碎就放任這些留言流傳也不跳出來澄清事情。反正這些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正好可以擋掉許多想嫁進豪門當貴婦的女人們。

  冰炎非常不喜歡千金大小姐。雖然長得很漂亮,身材也非常的棒。但是個個都是氣質低俗,高傲、自滿甚至目中無人的滿滿皆是。至今他認為──只有他親愛的母親是非常棒的女性外,其他的女性都是可怕又貪婪的惡獸。

  說到他的母親,人稱「巴瑟蘭夫人」。據說是某國的貴族皇女,二十年前遇到出國深造的窮小子「亞那瑟恩‧伊沐洛」──也就是Atlantis集團的創辦人。

  當時的亞那可卻確實實的窮小子一枚,吃穿住都用得非常的節省。經常三餐不飽,吃完這一餐下一餐不知道在哪的窘境經常發生,但還是很認真的努力向上學習,直到某一次因緣際會的巧遇偷跑出來的皇女巴瑟蘭公主。後來,兩人就很狗血的墜入愛河,而皇女也很有氣魄與膽識的下嫁於當初什麼都沒有的亞那。就算後來被該皇室除名。

  後來亞那完成學業後,開始自行創業,努力了十幾年終於有了豐碩的成果。

  「一開始真的非常、非常的辛苦,要是沒有我的夫人在我身邊陪伴著我,鼓勵著我的話,我想我一定撐不過那段辛苦的過程。為此,我非常感謝我的夫人,我愛她!永遠!」──這是後來亞那在一次公開的場合所說的一段話。

  「巴瑟蘭夫人」不僅氣質出眾,談吐應對也非常的棒,外表與身材更是不用說!而她也非常的開明,對於自己的孩子採取放任式教育,經常冰炎想要什麼或需要什麼,她都採取支持與幫助的角度。也幸好,冰炎從小就很爭氣,並沒有變成時下經常可看到的紈褲公子哥兒。只會玩樂把妹喝酒抽菸等等,什麼都不會,文憑也是靠父母的庇蔭才勉勉強強的畢業,不然早就被二一退學的那種人。

  直到最近兩年冰炎真正接手Atlantis集團後,又創造了許多的高峰。也因此讓他的生活更加的忙碌,經常一天當做四十八小時在操的。一忙起來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只喝兩、三杯咖啡是正常的。而又經常趕場交際等等,因為對於新手上任的領導者,這些是必要的。

  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到自己設定的目標。而他要帶頭衝,這樣才能讓底下的人知道,這位新任總裁其實是有真材實料的。而不是來混來搞垮整個公司的。

  雖說如此,但是冰炎還是一直在衝,沒有因為拿到了幾次的成果後就因此滿足,他還有更大的雄心壯志,想做的還有很多。等到他想做的事情與目標的完成後,他才有可能讓自己稍微放鬆一下吧。

  而今晚也是要來談一筆生意的,可是冰炎中途就逃走全丟給夏碎了。他很慶幸自己有偷跑出來,才能遇到在走廊上的褚冥漾。近而有個機會接近他親近他了解他。

  對於這次意義上真正相遇的初次相處見面,冰炎對褚冥漾的印象感到非常的好。雖然有點膽怯與懦弱甚至很容易受驚。但整體上他覺得褚冥漾的一舉一動是非常有趣與可愛的。




  TBC。



* * *



  進度依就緩慢中,結局遙遙無期啊OAQ

  這幾天天氣又變冷了,希望大家要注意保暖喔~可不要感冒了(笑)
  原本要說的很多但是都忘光了,那就這樣吧~(被揍)
  咱們下次見面就是四月了,那就……四月見了各位~(揮手) 


  感謝鑑閱wwww
  

                  行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