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到夕陽西沉的時候,除了幾位擁有很多預約的花魁,其他色子們都到大廳招攬客人。當然,毫無特色的褚冥漾也在其中。

  而其餘各家青樓也早已開始營業。在這時間裡花街上處處可看到使出渾身解數招攬客人的青樓女子與色子們。

  「唉呦、陳董,您怎麼這麼久沒來啦!人家可是天天都在您呢!總算讓我盼來了呀……」這是妓女一號的聲音。

  「帥哥,來唷~來本樓保證你不會失望的!我們這兒的小姐啊,個個妖嬌美麗,在床上保證讓您滿意唷!呵呵……」而這是媽媽桑二號的大聲招攬客人的聲音。

  「呵呵……我也很想妳啊!可是,你也知道我工作忙嘛!沒時間天天來找妳啊……」這次色狼三號的回答。

  這些話,在此時此刻處處可聽見。青樓女子們與來花街尋歡問柳的男人們盡情的調戲。


  *


  而褚冥漾獨自一人站在「亞侍樓」門口,原本在大廳門口等在客人上門的人還有很多,但是跟著時間過去,最後只剩下褚冥漾一人還沒招攬到客人……

  「……唉,今天難道又沒有客人了嗎?」褚冥漾沮喪的低語。

  ──漾漾,你要站到最外面,然後露出笑容招攬客人看看吧。漾漾的笑容很棒唷,我相信一定會有人發現漾漾的可愛之處,然後對你感到興趣的。

  耳邊突然響起,好友的建議。於是,褚冥漾深呼吸後,抬起頭,盡他所能露出最完美的笑容。

  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怎麼回事,一抬頭就對到了某位男子的視線。「……啊!」他不禁叫了一聲。

  那人一頭銀色長髮,只有前面留著一撮鮮紅色的髮,鮮紅色的眼,散發出高貴的氣息。被那雙眼看到好像就被頭獅子給盯住似的,渾身動彈不得。但還是會驚嘆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漂亮的眼……

  褚冥漾覺得跟平常來花街的那些男人不一樣,那些男人給人的感覺就只有下流跟好色而已。可是,那人給別人的感覺就很不一樣,走在這種地方顯得非常的突兀。

  ──好美型的人呀。褚冥漾內心讚嘆。

  接著,褚冥漾不經意地看到站在那人身旁的男子也是一樣,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他想,是因為看到他的笑容吧。那人留著一頭紫色長髮,紫眸。散發出書卷氣息,好像是大學文學院的教授似的,完全讓人無法想像他會走進這條花街內。

  「欸?那人不是Atlantis集團的新任總裁嗎?!旁邊那人好像是他的特助……」身後突然傳來芋的聲音。

  「哦?」

  「Atlantis集團你不知道嗎?那可是全世界知名的跨國集團呢。而那位剛上任的總裁,花了不到兩年時間又把他們集團推上更巔峰的境界。聽說最近又吃了好多其他公司呢……」剛把客人送走後的芋難得好心的侃侃而談。

  「他們那種生意人談生意難免會來到花街啦,來這喝喝酒、點小姐,尋歡作樂中完成合約的也有。通常來過好幾次的人都會點同一位小姐,而不會再去找其他新的人,就算有也是少數幾位。不過,Atlantis集團總裁──冰炎殿下,他則是每次來都點不一樣的人坐檯呢!在這裡可是很有名氣的,長的美型又瀟灑,付錢也付的很爽快!很多花魁可被他迷得神魂顛倒呢!可惜那人似乎冰冷冷的,也很多小姐被他趕走或嚇跑。」

  「至於他身旁那位紫髮看起來像大學教授的叫藥師寺夏碎。在這裡同樣有明,他對每個人都一樣笑笑的,很好親近。這是跟冰炎殿下最大的不同,但是他也跟冰炎殿下一樣不會找同一人就是了。所以至今沒人能成為他們的熟客。尤其是我們樓,想要讓他們成為熟客可是難上加難囉!」

  為什麼在亞侍樓會難上加難?這是因為--

  「亞侍樓」在這條花街裡除了樓內全部人都是男子之外,還有一個特色,那就是──要登樓三次才能成為熟客。第一次跟第二次來完全不能碰色子,但會進行一些儀式。第三次後,才能正式交合併成為熟客。而成為熟客之後,就不能在對其他色子出手,否則就會被「亞侍樓」列為黑名單!永遠禁止往來戶,樓主私底下也會對那人的公司作出一些讓人「困擾」的事情……

  聽說樓主背後勢力可堅強的咧,所以才會開這種店,不然誰會想到整棟樓只有男生的青樓啊!?

  「……原來如此。不過,芋你知道的真多呀!」褚冥漾真心道。

  「我、我當然比你清楚啊!我接的客人可是比你多太多了呢!」也不知道是沒有被稱讚過還是怎樣,竽難得有點慌了手腳。可隨即又馬上恢復本性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還要站在這裡多久啊?還不滾開!」馬上就對褚冥漾兇道。

  「啊、是的……」褚冥漾只有乖乖的讓出最佳位置。

  最後,褚冥漾接到一個客人。雖然被玩弄的很累,但至少有了收入。他想說明天終於有錢可以買肉吃了……就不把一夜的辛勞放在心上。


  ***


  讓我們把時間往前拉一些。

  來簽訂合約而陪客戶來到花街的冰炎跟夏碎兩人,把客戶留在某間花樓之後,在花街裡走著。兩人邊走邊聊天……或許該說咒罵剛剛那個光頭客戶。

  「……靠!那糟老頭真的是看了就礙眼,只會打哈哈,跟我打馬虎眼的,只會嫖妓喝酒,根本就不想談合約……馬的!」不太喜歡來到花街的冰炎氣憤的說。

  「呵呵,別氣了。反正最後還是拿到合約了就好啦!氣多了對你自己也不好啊。我們趕緊走吧……不然又要被纏住囉!」夏碎笑著說。並默默地看著周圍的花樓們的小姐的舉動。

  「嘖!一群花痴女……」冰炎對這些青樓女子並沒有特別的厭惡,他知道她們也有逼不得已的情況在,在這社會生存不下去的大有人在!還有被陷害而賣到這裡的也有,因此,冰炎並不會看不起這些人。

  但、是!也就不代表他能忍受這些臉上畫濃妝、噴一堆香水讓他覺得臭死了的女人來騷擾他!

  於是冷著臉越走越快,完全不理那些想對他叫喊的女子們。夏碎則是悠閒並面帶微笑的走著。

  然後冰炎的視線不經意地對到褚冥漾的眼睛。他愣了一下,心想,「……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眼睛,深黑到發亮的眸,深邃無比。好像讓人掉進黑洞似的,讓人不想把視線轉離……」

  接著他才看到,褚冥漾是站在「亞侍樓」的門口,整個人就僵住了。直到夏碎拍了他肩膀後,才回神過來。

  「欸、你怎麼了?」夏碎疑惑的問。

  「……沒有。」冰炎不想告訴身旁的好友,他想自己私底下查清楚那人的背景。

  夏碎雖然知道冰炎沒有說出真話,但他也知道,只要冰炎不想說的,他再怎樣逼問他也不會說的。

  於是夏碎開口說:「是嗎?那我們改快離開這裡吧。不然……」夏碎指了指後頭那些被冰炎稱為狼女的女人們。有著:「再不走的話,可就要被拖進去囉。」的涵義。

  「嘖,快走!」

  就這樣,兩人漸漸消失在花街的盡頭。




  TBC。



* * *



  ……嗯,好久不見的花樓終於來啦~
  我只能說最近真的沒有FU敲文,導致許多篇文章都更新很慢&難產XD(知道我說哪些就好,千萬別來問我……)

  我真的覺得超過一個禮拜沒敲文那個感覺就很難抓回來了XDa
  所以目前手感還在抓,希望能盡快恢復!(我絕對不會說我到底多久沒敲這篇跟某篇了,說了一定被打死XDDDDD)

  然後冰炎出現了,身旁當然一定會有著跟連體嬰一樣的夏碎啦!這兩個非要在一起出現我也沒辦法(攤手)他們兩個就如此的--(咳!)
  然後會不會有夏千出來我也不知道,一切就交給靈感大神囉ˇˇˇˇ(歡樂奔走)

  進度依舊慢的要死,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囉wwwww

  ※行予出本調查持續中,3/8截止,請大家多多填寫!^^ 


                              感冒中,行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行予。 的頭像
行予。

【影子咖啡館】

行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